院士:西方国家施行"群体免疫"策略 中国后期或被动


4、撤侨计划:英国政府被质疑相对其他国家行动过慢。

“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2、呼吸机:有报道英国政府错过了欧盟组织的呼吸机购买计划,让人质疑脱欧议程成为英国政府没有参与的原因。

辟谣:意大利政府已放弃治疗65岁以上老人?

《读卖新闻》称,预计安倍将于7日或8日发出紧急状态宣言,紧急状态的对象除首都圈外,还可能包括大阪府和兵库县。

有媒体报道,在随后的3月14号,各个领域两百多个专家联名给英国政府写信,要求采取更严厉的社交隔离(social distancing)政策。同时,超过两百名行为科学家要求政府公开更多证据以支持政府所说的“行为疲劳”(behavioural fatigue)。但实际上,这两封信与群体免疫的争论都没有很大关系。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